风筝

RPS脑洞 Tarjei的日记

#人们说,梦是最真实的,也是最不会骗人的。

奇怪,最近我总是失眠,也总是做梦。
我本不是个常常做梦的人,直到遇见了你。
我的梦断断续续,充斥着虚影和闷声,但不管身处之地有多混沌,我总能清晰地分辨出你的身影,你的面庞,你的喘息。
Henrik,哦不,Even,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
我好像看到你颤抖的睫毛,你灰蓝色的眼睛,你的目光温柔,却总能让我心悸。你的双臂紧紧环绕我的身躯,我甚至都能听到我的心跳在你的胸膛发出的共鸣。你依旧或小心翼翼或热情似火地吻我,不是浅尝辄止的那种,可不管是哪一种,一旦你向我靠近,把我们的距离尽可能缩短,再垂下眼帘,用拇指揉捏着我的脸并覆以唇舌的时候,我的心就像被轻挠后颈的小猫,在你的炽热鼻息和舔舐吮吸里,融化得彻底。
这一切都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因为在这一年多的时光里,在镜头和灯光下,在Isak的躯壳里,我深陷于和你亲热时的感受。
陌生是因为,在梦里,没有镜头灯光,没有其他的演员,当你吻我的时候,我甚至还要花几秒去弄清楚你是不是Even,还有我是不是Isak。但当我意识到自己不仅出于本能渴求你更深入地吻我、抚摸我,还渴望你像第四季我们的倒数第二场戏那样,抵着我的额头,蹭着我的鼻尖,用喃喃的低语和澄澈的目光让原本焦躁和愤怒的我禁不住沁出笑容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不可能搞清楚这个问题了。
你是不是Henrik,我是不是Tarjei?
也许,Henrik,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
该死的,这一切都让人上瘾。
我竟然不想醒过来。
明天,哦是今天,造型师就要给我换个发型了,他说我是时候变成一个外表硬朗一点的少年了。我觉得挺好的,毕竟人都是需要改变的。
人都是需要改变的。
也许我的梦在未来的某一天也会消失的。
然后我会像没有遇见你时那样,又是一个从不做梦,只会因为学业与工作压力而失眠(那时我几乎从不失眠)的阳光少年。

2017年7月7日 凌晨2点21分

(这是一个脑洞,脑补的Tarjei的日记。)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