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

人们为什么会戴上镜片

为什么会彻夜难眠

为什么失去奔跑的能力

为什么把美好定义得如此狭窄


他那么自然地拿起我的毛线帽帮我戴上 把黄色的小灯泡转向右边

“封印”失败后 他走出地铁门走上手扶电梯 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东西 偷笑着 笑着

“”集体无意识的精神迷乱的行为”“是一种暴力”

“足球就是和平年代的战争呀。”


他说他很不喜欢重复 我对他发火 他变着法子话里有话旁敲侧不击都是不重复的样子

他说他很不喜欢在社交软件上沟通 他相信即便有问题也可以通过当面的沟通解决

他说他不想浪费我的时间 他觉得不浪费我的时间的方法是让我换一个男朋友 他说这也是他一直不想和我谈恋爱的原因

他说他觉得两个人之间不见面时(不需要什么交流)只要有实质性接触比如见面就可以了

那就不用社交软件啊


这是懒吗

这是不够爱吗

爱又是什么呢


人被文化塑造得还少吗 也不差这一件事啊 至少还能从中获得快乐不是吗


别把任何人看得太崇高 包括自己


思想甚是破碎。笔记本,电脑,手机,还有大脑,飘零不已。想要重整,却又无能,难道沿着已经走上的路一直走下去才是正途?或是走上一条截然不同的路?在做决定方面,我仍是个新手。


一切都会流走的吧


像是一个被抽了真空的人

梳妆 晃荡 把真实写进信仰
                  让无畏飘进远方